<code id="mdgqn"><menu id="mdgqn"></menu></code><th id="mdgqn"><option id="mdgqn"></option></th>
  • <code id="mdgqn"><small id="mdgqn"><optgroup id="mdgqn"></optgroup></small></code>
    1. <tr id="mdgqn"></tr>
      <code id="mdgqn"><nobr id="mdgqn"><sub id="mdgqn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    1. 都市獵人-全部章節 第290章 舍友

        類別:都市言情 作者:心動可樂 書名:都市獵人
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np6b6v94.net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對于袁冰瑤,陳樂有種感同身受,同屬于班級里異類的感覺。

            都是沒有同學,沒有朋友的類型。

            他是因為貧窮,對方則是因為住院。

            雖然袁冰瑤住院是假的,但就某方面而言,兩人確實挺相似的,都是沒朋友,孤身一人的類型。

            只是,兩人區別還是很大的。

            陳樂是屬于班級鏈的底端,沒人結交,而對方是屬于班級鏈的頂端,瞧不起那些同學跟朋友。

            雖然結果是一樣,原因可是截然相反。

            陳樂現在的心情,有點像是看到了可憐無助的小妹妹,覺得對方一個16歲的小女生,在這么多20多歲的大學生的環境里,肯定很孤單,很需要人照顧,再加上經常住院的關系,容易被人疏遠。

            他覺得自己身為助理,又是已經很會與人相處的助理,有必要在袁冰瑤身上試驗下,跟對方友好的相處。

            對方看起來,好像有點怕生,不怎么說話。

            陳樂完全沒察覺,袁冰瑤看他的眼神,已經是在說,“你好惡心,能不能離我遠點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但袁冰瑤并沒有說出口,因為她不能讓陳樂離她遠點,她還需要了解更多陳樂的信息,方便以后折磨他。

            有一點令她很奇怪的是,明明上次看陳樂覺得他挺聰明的,還能讓自己吃癟,雖然這是死罪,但也證明他是有能力的。

            為什么這次感覺他這么白癡呢?

            陳樂帶著袁冰瑤一直來到教導處,領了新書,校服,棉被之類的開學必需品。

            “我幫你提吧,這些書挺重的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因為平時就有侍女,侍衛伺候的,袁冰瑤對于別人幫她這件事是很心安理得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她看著陳樂左手提著一捆書,右手拿著住宿用的大行李袋子,隨意的指了指旁邊的地面道,“書留著,其他東西扔了吧,”

            “扔了?為什么?……你是不是不知道這些棉被枕套,是住宿要用的,還有校服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“用不到!”

            話是這么說,袁冰瑤也懶得跟白癡多說。

            “算了,隨便你,去寢室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近史1班,女生一共22個,也就是說,如果4人一間的話,就會多出兩個女生跟其他班的人拼寢室。

            袁冰瑤來的最晚,自然是要跟其他班拼間。

            當然,她也不在意跟誰一個寢室,反正都是蠢貨白癡,本來也沒準備住校。

            就是過來走個過場,拿學分畢業,拿到學位證書,方便老爸在外邊講的時候,能報出個畢業大學名來。

            雖然托關系弄也可以搞定,可這種自己走兩步就能解決的事,為什么非要去弄個可能留給外人利用的小小把柄呢,容易留人口舌。

            然后,在陳樂帶領下,兩人就循著宿舍樓,來到了指定的宿舍。

            陳樂還確定了下,門前的舍員名單,確實寫著袁冰瑤的名字。

            他還沒來得及敲門,袁冰瑤已經直接推門進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宿舍內已經有兩個女生在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兩人正坐在電腦前,在那噼里啪啦的打字,電腦熒幕上則是兩個穿著華麗的女生在跳舞。

            玩著類似勁舞團的游戲。

            聽到開門聲兩人也沒空轉頭看一下。

            直到陳樂說了句,“打擾了”,兩人聽到男聲,這才驚訝轉頭。

            陳樂也不認識兩人,為了兩人能跟袁冰瑤好好相處,連忙熱情介紹道,“你們好,這是我們班的袁冰瑤同學,因為生病,所以,來的晚了些,我是班級的助理,帶她來認下寢室,希望以后大家能互相照顧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總之就是些場面話。

            兩個女生警惕的看了看陳樂,又看了看袁冰瑤,也自我介紹了下。

            其中一個染了亞麻色頭發的,比較漂亮的女生叫楊玉瑩,這女生涂了熒光的唇彩,戴了銀色的耳鏈,連指甲都涂的五顏六色的,整個人看上去都是花花綠綠的。

            而另一個稍微矮一點的女生叫孫璐,一頭短發,穿著很驚人的齊臀小短褲,露著一整雙大腿。

            兩人還在很認真的審視袁冰瑤呢,袁冰瑤卻僅僅是看了兩人一眼就失去了興致,簡短的自我介紹了下,保持著最低程度的禮貌,不主動交惡,也不主動交好。

            隨后就把視線放到了宿舍內。

            很自然的,靠門這邊的下鋪,自然是留給袁冰瑤的。

            此時上邊連床褥都沒譜,只有床板,還擺了兩個大行李包,一袋零食袋,還有些雜七雜八的東西。

            陳樂就問了下,這些東西是誰的。

            那兩個女生這才過來認領自己的東西。

            然后等床板上沒東西了,陳樂就開始熱情的幫忙袁冰瑤鋪床單。

            期間,袁冰瑤僅僅是去陽臺看風景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她并不太想多說什么。

            就是覺得,鋪好床也好,至少有個坐的地方。

            接下來也沒什么事,陳樂幫忙弄了下床,擺好臉盆,牙膏等生活用品之后,就沒事了,又再跟兩個室友介紹了下,讓她們與袁冰瑤友好相處,袁冰瑤身虛體弱,需要照顧,接著就回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自覺任務完成的很圓滿。

            袁冰瑤一直在陽臺上,看著陳樂離開,這才回到宿舍坐到自己的床上。

            因為她是讓人四點多來接自己的,這中間,她發現也沒事做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同時她也在腦海里思考著,等抓到陳樂之后,該怎么好好的折磨的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            那兩個女生也只管自己玩游戲,不時的在游戲里噼里啪啦的打字跟人說點什么,然后發出陣陣笑聲,或者罵聲。

            這情況一直持續到第三個女生張悅回寢室,那是一個戴著眼鏡,臉上還有幾分雀斑,看起來有些土氣的女生,

            女生氣喘吁吁的回到寢室,把兩份小吃放到了桌上,微笑道,“你們要的臭豆腐,跟手抓餅買來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哦,辛苦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辛苦了,對了,熱水沒了,你去水房打點開水吧,我有點渴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哦,好,我馬上去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出去順便把垃圾帶一下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哦,好,好。”

            然后張悅就整理了下垃圾袋,又氣喘吁吁的跑出去了。

            等到再回來的時候,這寢室四個女生也算聚齊了。

            袁冰瑤再次跟張悅,這個總是一臉笑嘻嘻表情的女生認識了下。

            那楊玉瑩就問了句,“冰瑤,你幾歲啊,看起來也太嫩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16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袁冰瑤毫不隱瞞,她本來就長得比較嬌小,臉蛋稚嫩,藏也藏不住。

            這讓孫璐驚嘆道,“16就考進來了,連跳3級,太厲害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來的最晚,也最小,以后,你就是咱們寢室老幺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認識一下,我是老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四個人分別是,大姐楊玉瑩,二姐孫璐,三姐張悅。

            楊玉瑩比較會來事,就在那招呼著,“咱們住在一起就是有緣,以后可能要一起生活四年呢,大家以后就是異姓好姐妹,互相照應,是吧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袁冰瑤心中冷笑,臉上卻是不冷不熱的回了句,“你說是就是。”

            楊玉瑩就笑笑道,“嘿嘿,那就成了,咱們寢室這回人齊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說著,從旁邊的柜子上,拿下一瓶白酒,又拿過一個酒杯,倒滿之后,遞給袁冰瑤道,“我們之前都已經喝酒結拜過了,就剩你了,你來的最晚,可要罰酒三杯哦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袁冰瑤笑笑道,“……我不會喝酒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表示拒絕。

            那楊玉瑩就帶著幾分強硬,幾分玩笑的語氣說道,“不行不行,這結拜酒你可一定要喝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孫璐也在一邊符合,“是啊,就剩你了啊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張悅則總是一副努力微笑的樣子,并沒有說話。

            袁冰瑤就看看楊玉瑩,看看孫璐,最后視線落到張悅身上,隨口問道,“你也喝了?“

            “嗯,”張悅點頭,小聲建議道,“這酒很嗆,你慢點喝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袁冰瑤心思玲瓏剔透,自然懂對方敬酒的意思,女生哪有結拜喝酒的,還是高濃度的白酒。

            放在那擺明就是為她準備的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就是給她一個見面下馬威,讓她知道,這寢室誰說了算。

            同時,讓她吃點苦口。

            用半玩笑,半強硬的態度,試探她的底線。

            這其中其實是帶點欺負意味的。

            如果這時候翻臉,人家就會說你,開不起玩笑,不識好歹之類的,你很可能就被孤立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如果這時候微笑著接了,那就等于主動承認了寢室最下等的位置,就好欺負了。

            就跟這張悅一樣。

            所以,這可不是結拜酒,這是下馬威,是方便以后欺負的,尊卑酒!

            袁冰瑤想到這,忽然很想笑,她正愁無聊呢,想不到還有人主動來陪自己玩的……

            


        474778鉄算盘开奖结果|管家婆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|474778鉄算盘开奖结果 天下彩免费资料6363us| 高手论坛富贵满堂论坛| 香港最快開獎現場直播 連準八期| 杀半波六合| 平特肖二中二?| 2020香港挂牌正版彩图| 118图库彩图开奖结果 论坛| 小兔子高手论坛网站| 743cc天天彩免费资料| 香港凤凰马经开奖| 港彩权威高手论坛| 90444马会神算高算高手论坛| 彩经二码高手论坛| 管家中特網王中王開獎中王開獎| 2020香港最快开奖直墦结果| 樂透堂心水討論區| http://www493000com/| 香港六和合是晚上几点开奖| 网页|黑码室高手论坛弟一时间发| 香港25开奖结果| 四肖选一内部资料| 2020 香港123期开奖结果| 正版会免费资料大全专注2o丨| 2o17年香港开奖结果| 复式三中三6个多少组| www.195252.褋芯屑| 995755、C0m| 顶尖高手心水论坛qq群| 2020今期香港跑狗报采图| 正版精准三肖六码-最精准三肖六码正版| 香港赛马会玄机一句话| .com星pp期六高手论坛| 萬眾圖庫118圖庫免費?www.999tk.com?tif.999tk.com| www0566有钱人高手论坛| 香港马会开奖号码结果| 香港马会90期四不像|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2020| 香港码会开奖结果2020| 誠信行天下?博得天下彩| 香港开奖结果149期| 白小玄機壹曾道玄機開獎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