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mdgqn"><menu id="mdgqn"></menu></code><th id="mdgqn"><option id="mdgqn"></option></th>
  • <code id="mdgqn"><small id="mdgqn"><optgroup id="mdgqn"></optgroup></small></code>
    1. <tr id="mdgqn"></tr>
      <code id="mdgqn"><nobr id="mdgqn"><sub id="mdgqn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    1. 頂點中文 >歷史軍事 >明草 > 義薄云天 第145章你會怎么選呢
        我的書架 | 加入書架 | 舉報章節錯誤 | 返回書頁

        明草-義薄云天 第145章你會怎么選呢

        類別:歷史軍事 作者:再次等候 書名:明草
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(頂點中文)www.np6b6v94.net.cn,最快更新!無廣告!     這個夜晚是如此難熬,俞正又餓又冷,被關進一間空無一物的屋子,只能蜷縮在角落里瑟瑟發抖。強撐著自己絕不能睡著,正迷糊中硬撐的時候,開門的聲音就仿佛像是仙樂,火光照耀下,幾件衣服被扔到他身上:“快點穿好!滾出來!”

            當俞正再次見到秦白的時候,秦白正單獨在吃著夜宵。見到桌上熱氣騰騰的酒菜,俞正就忍不住連著咽下幾口唾沫。秦白似乎渾然未決,根本就沒什么邀請的意思,依然一個人吃的很歡。

            在過來的那短短時間內,俞正已經恢復冷靜。長期的分號大掌柜身份,讓俞正還不至于失態,恭敬的在秦白面前彎腰行禮:“白二爺,找老朽所為何事?”

            其實秦白同樣不輕松,忙碌了這大半個晚上。把所有的俘虜扒干凈,他也沒那種惡趣味。主要目的:一個是為了羞辱;另一個就是為了便于審訊。

            當然,秦白的那些手下還有另外一個目的。這些人身上的料子都很不錯,更有陸文等人身上的二十幾套皮甲。現代的二手衣服還能往非洲等地賣呢。這年代紡織業不發達,因此根本不關心衣服是否有人穿過,只要料子好能穿,那就是搶手貨。

            不過果體審訊的效果果然極佳,秦白已經獲得了很多信息。放下筷子抬起頭,秦白露出微笑:“俞爺!長夜漫漫,睡眠不足脾氣就會很差。你就不快點說幾句能打動我的話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俞正明白,這可能是自己活著的最后機會。能多些時間考慮也好的,順便還能試探一下秦白的態度。于是他同樣露出微笑:“白二爺,能否賞碗羹湯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不能,因為你不懂分杯羹的道理。”秦白一語雙關。

            俞正心神一晃,有了一絲希望:“那現在還是否來得及?白二爺能否賞個機會?”

            秦白大笑:“和你們這些人說話太累。都猜來猜去!直接說或者直接打,那個才爽利!”

            俞正陪著笑,試探著見秦白沒有反對,就拉過一張椅子坐了下來。舒服的深呼吸一口:“白二爺,現在是您為刀俎,請您示下吧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別特么的裝可憐。”秦白冷笑,點上煙,“贖金一萬兩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俞正毫不猶豫的點頭:“可以。”雖然到來的那150人中,死傷了十幾個,但留下的起碼有120多是信源號的人。只要這批能干忠心的人在,那臨清分號的根基就沒有損失。區區這一萬兩,俞正還不放在眼里。

            “鐵甲10副,皮甲50副,軍用弓箭50把,箭100捆。還有長槍1000桿,硫磺100石,藥材按這張清單給。”

            心算了一下價格,俞正繼續點點頭:“可以!”而到了此時,他已經漸漸的放開,于是就問秦白,“白二爺!其中大部分都是你們井家莊有的,能否不要那么麻煩,直接折現銀給你?”

            秦白沒說話,就對著俞正微笑。靈光一現,俞正恍然大悟:“哦,明白了。老朽會從其他地方調來,偷偷的運給您。”

            見俞正明白了自己的意思。秦白繼續道:“每箱火柴五兩五錢,每月1000箱,先保證給你們信源號一年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?”俞正已經恢復了商人本色,“白二爺,老朽這里求個情。我這里畢竟是分號,這次賠了那么多,回去后也不好交代。你給的量實在太少,能否多給些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。多給些?你們在京城賣200兩還不夠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俞正臉上尷尬一閃,隨后就恢復正常:“咳咳,既然瞞不住白二爺您,那咱們其實可以聯手。您這里能做出多少,鄙號就能收多少。200兩那個價太虛,你也明白那是起來的。不過一年內保證能維持在50兩以上。咱們就二一添作五,不管最后賣價如何,鄙號愿意一箱給您25兩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五兩五錢,1000箱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其實還可以合股建新的作坊。地方由您來挑,留在這里也成。作坊也由您來管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五兩五錢,1000箱!我只在井家莊賣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咳咳。您也應該知道鄙號背后是那幾家公爺侯爺府吧?給個百戶千戶的告身輕而易舉。可您有了后,可以借著公爺侯爺府的名義到處走動,做生意也便利許多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五兩五錢,1000箱!”

            見秦白根本就是油鹽不進,俞正似乎很為秦白考慮那樣,“推心置腹”的規勸道:“白二爺!忠言逆耳!老朽從沒見過您這樣的,金山銀海放在面前,就是毫不動心。合則兩利!這次老朽輸了,以后也絕不會小瞧您。您還擔心什么呢?鄙號總不會再內斗兩敗俱傷?還不如咱們合起來一起賺外人的錢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秦白微微一笑,不置可否:“俞爺,我還有個條件沒說呢。”

            俞正心中一顫,隱約感覺這最后的條件肯定很棘手:“洗耳恭聽。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后面的人馬應該快到了吧?把他們殺干凈,那就五兩五錢,1000箱!”

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    猶如炸雷般,讓俞正的頭一暈:“把他們殺干凈?”此時俞正的眼中,荊建的微笑仿佛像是魔鬼。勉強保持鎮定,俞正干笑道,“白二爺,您沒開玩笑吧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俞爺,你看我像開玩笑嗎?”

            “這絕無可能。就算您把老朽扣為質子,老朽也只不過是個分號大掌柜。底下有二掌柜,上面還有總號、東家。您就不怕放出去后,他們再打回來?老朽這條賤命在東家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,您最后同樣是兩手空空啊?”

            對俞正的話,秦白似乎一點兒都不意外。他依然保持著微笑,慢條斯理的抽著煙。等到俞正說完,他說道:“俞爺,其實這火柴說簡單不簡單,說難其實也不難。但里面有個關鍵之處,不知道的就永遠不知道!不知你是否看到剛才埋著的火藥沒有?其實在那個關鍵的地方,我已經吩咐堆滿了炸藥。一旦有危險,你猜我會不會玉石俱焚?現在問題就來了,俞爺,就問你,你會怎么選呢?”

            :。:


        474778鉄算盘开奖结果|管家婆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|474778鉄算盘开奖结果 香港168开奖现场结果2o| 香港马会现场最快开奖直播结果| 香港九龙老牌挂牌图库彩图| 2020 香港开奖记录开记录结果| 香港天下彩因為有妳| 金高手论坛8400400| 東方心经每期自动更新| 香港马会第92期开奖结果| 今期跑狗圖one| 香港二分彩开奖网站| 白小姐開碼結果2020| 香港2O19年开奖记录| 天天好釆免費資料| 香港马会总钢开奖结果| 今天码开什么特马| 香港赛马会49ok.com| 香港王中王开奖结果4887| 葡京賭俠網站| 99开奖网l香港最快开奖结果| 2020年馬會免費資料| 奇门命理生肖排期表2020| 22241高手论坛| 二四六天天好彩资料幽默猜测| 香港138期开奖结果| 2013年跑狗圖35期| 今晚香港和彩开奖结果| 白小姐傳密七十四期| 手机看香港马开奖结果| 香港馬會掛牌E95期| 彩票香港开奖时间表| 红姐图库香港开奖结果现场直播| 2o18年壹肖壹特| 香港赛马会玄机幽默| 新版新老跑狗圖2020110| 香港白小姐现场开奖| 曾夫人論壇Www3524| 2020六香港合彩历史开奖| 名人堂心水333010| 白小姐www511456coll| 香港马会开奖纪| 買馬資料全年免費|